陈培永:科学社会主义不是凭空出现有两大渊源

币游官网

2021-05-24

陈培永谈到,作为一种思潮,一套学说,科学社会主义不是凭空出现,不是“忽如一夜春风来”,它有人类社会前期的理论成果的渊源。

第一个是启蒙学说。

恩格斯开篇指出,社会主义就其理论形式而言,起初表现为对启蒙原则进一步的、似乎更彻底的发展。

启蒙思想是人类社会的精神财富,它与社会主义学说一样,都表征了思想家推动社会进步的努力。 恩格斯高度评价启蒙思想,把启蒙学说当成社会主义的前身,对我们的启示是:人类社会的文明,总在一定的传承中发展。

一种新的学说,不可能凭空建构,不可能毫无预兆地骤然降临人间。 把启蒙思想当成资本主义的理念,武断地将其与社会主义学说、与马克思主义对立起来,不分青红皂白地拒斥,是有问题的。 追求社会主义理想,需要深刻理解启蒙价值理念的历史意义,肯定启蒙思想家推动的启蒙运动,使理性、正义、平等、人权、民主这些理念深入人心,推动了人类社会政治文明进程的作用。

科学社会主义也需要吸收融合这些价值理念,充分借鉴它的积极价值。

第二个是空想社会主义。 早期空想社会主义者的共同点是,在启蒙学说的基础上,强调平等不仅是政治权利方面的平等,也应该是经济社会地位的平等,不仅要消灭阶级的特权,还有消灭阶级差别本身。 这当然是有进步意义的。

但问题是,他们忽视了生产力的历史发展,看不到社会关系的进步,陷入到平均主义甚至禁欲主义之中,逆历史的潮流,开历史的倒车。

所以马克思将其称之为“粗陋的共产主义”,恩格斯称之为“禁绝一切生活享受的共产主义”。 如何评价空想社会主义的空想性?首先,空想社会主义不是痴人说梦,不能简单地将其看成胡思乱想的空谈,将其完全抛弃。 它对资产阶级社会的批判及对未来社会的大胆预测,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理念提供了重要借鉴。

第二,我们批判空想社会主义者,不代表就永远不会成为空想社会主义者。 进行社会主义实践,过于强调社会主义的理想,急切地实现社会主义的目标,有可能陷入到对社会主义的空想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