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抹茗香沁民心——跨越千年的茶叶天路之旅

币游官网

2021-06-08

  新华社拉萨6月8日电 题:一抹茗香沁民心——跨越千年的茶叶天路之旅  新华社记者  清晨,第一缕阳光刚刚洒落大地,世界屋脊的藏族人家纷纷品尝起酥油茶,悠然迎接新的一天。   无论是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甜茶馆,还是“宁可三日无饭,不可一日无茶”的谚语,抑或是迎客必备的酥油茶,无不昭示着茶在高原人民生活中举足轻重的地位。   透过一缕缕茶香,仿佛可以听到茶马古道上悠扬的铃铛声。

  茶香千载空悠悠  夜幕降临,藏东昌都市茶马广场灯光璀璨,醉人的藏歌回荡山谷。

历史上,四川、云南等地的茶叶通过茶马古道源源不断进入西藏,昌都是茶马古道滇藏道和川藏道的交会点。   茶叶进入西藏历史悠久。 阿里地区噶尔县故如甲木考古发现1800年前来自内地的茶叶等实物。 西藏也流传着文成公主带茶入藏以及小鸟衔茶为藏王治病的说法。

  身处高寒地带的藏族人民常食牛羊肉等高蛋白、高热量食品,助消化、解油腻的茶叶,逐渐成为必需品;而四川、云南等地盛产茶叶。 一地产茶,一地需茶,茶马互市遂成为汉藏之间的一件大事。

  清朝敞开对藏地茶叶的供应,带动了汉藏贸易的全面发展;民国时期设立康藏茶叶公司,新中国成立前每年输藏砖茶约30万条包。   然而,茶叶入藏并非易事。   2002年4月,记者在云南丽江见到时年76岁的宣绍武。

这位走完茶马古道全程的老人当时说:“我是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踏上茶马古道的,那年我16岁。

给我的印象是,世界上恐怕再也找不到如此险恶的道路了。

”那时,每天出入丽江大研镇的马帮骡马就有300余匹,宣绍武曾亲眼看见过溜索的马夫肚皮被藤篾划破露出肠子的情景。   四川省雅安市天全县小河镇红星村甘溪坡,是背茶包进藏的必经之路。

村旁的石路上,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拐子窝——背夫途中休息时,将丁字拐杵于石上支撑背架,日复一日,木拐在坚硬的石头上留下了永恒的印记。   “茶马古道既是历史上汉藏交流融合的一个重要渠道,也是汉藏民族团结的纽带和象征。

”西南民族大学副教授田茂旺说,英国殖民印度后,大规模种植茶叶,企图在西藏倾销。

为此,清朝中央政府展开了坚决斗争,保证内地茶叶迅速销往藏地。   一茶一叶总关情  在清晨的西藏城乡,伴随电动酥油茶机的搅拌声,浓浓的茶香扑鼻而来。   “过去用传统的木质酥油桶,打茶时需上下抽拉,费时费力。 ”81岁的确朗老人每当接过晚辈们端来的热茶,总是感慨万千。

  在旧社会,确朗是一位农奴。

在他的记忆里,农奴喝不到酥油茶。

“即便是清茶也不敢放开喝,砖茶煮完再晒干,重新煮,要反复三四次。

”  喝茶不再难,是在西藏和平解放后。

  西藏和平解放后,党和国家十分重视边销茶的生产和供给,在四川雅安、云南下关等地建立专门的生产厂家,每年输入西藏边销茶10万至14万担。

  新华社在1956年6月6日播发的《藏族人民今年将喝到更多更好的紧茶》报道中写道:紧茶(即沱茶)是藏族人民最喜欢饮用的上等茶,用它做出的酥油茶特别芳香可口。

藏族人民把这种质量好、价格合理的紧茶称为“解放茶”。

  西藏自治区商务厅市场运行处副处长李梅说,为让西藏群众喝上便宜茶,国家制定了诸多优惠政策。

  1965年,国家对边销茶价格进行调整,与1959年相比,价格降低50%。 1988年内地调入西藏的边销茶提价,但西藏仍按平价销售,亏损由财政专项补贴。

  在雅安茶厂,一款珍贵的茶叶样品至今仍被精心珍藏着。 1985年,西藏自治区成立20周年之际,中央在雅安茶厂订购40多万份“民族团结”牌的茶砖作为礼品,送给西藏每户农牧民。 2015年,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时,中央代表团赠送的全自动酥油茶机以及精美的茶碗,受到农牧民欢迎。   根据西藏等地区成年人边销茶消费调查数据,西藏成年居民每年消费茶叶斤,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   千茶万茶雪域开  拉萨市北京路,岗坚茶叶股份有限公司门店内,一些造型独特、包装各异的茶叶产品吸引着顾客。

  在与之不远的西藏健康茶展示展销中心,喜马拉雅圣茶、藏地茶、墨脱茶……货架上琳琅满目产自西藏的茶叶格外显眼。

西藏茶文化协会会长辜甲红说,西藏不出产茶叶的历史已经终结,现在西藏产的高原茶,开始销往内地。

  易贡,藏语意为“美丽的地方”。

沿着曲折的山路进入易贡茶场,潺潺河水声在耳旁回响,绿色茶田、雪山冰峰不时映入眼帘。

  自1963年开辟西藏第一块茶田,经过50多年发展,易贡茶场已是西藏最大的茶场。

易贡茶场副场长才程说,刚开始茶场只试种50亩茶树,生产的都是边销茶;20世纪90年代,开始规模化生产边销茶和绿茶;2010年尝试生产红茶;近两年,在全国性电商平台开设网店,网络销售已占销售总额的20%以上。   近年来,易贡茶场迎来发展黄金期。 广东援藏工作队专门组建产销一体化团队,援藏技术人员驻点教茶农科学种茶,茶场细茶、边销茶产量分别从2018年5700斤、6万斤提升到2020年的万斤、15万斤。

如今茶场的茶叶品种达3大类26个,生产的云雾茶还在全国茶博会上获金奖。

  高山云雾出好茶。

在西藏墨脱县、察隅县等地,茶田纵横,茶产业作为西藏新兴的绿色产业,受到国内茶界的重视。

  2019年,在云南种植茶叶近30年的民营企业家张延礼,把目光投向原始森林深处的西藏波密县。

他与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等单位合作,筛选培育茶树品种,研发高原古树茶种植加工工艺。

这一年,张延礼开始从西双版纳移植15万棵大茶树,种植与西藏本土原生植物共生茶园2600多亩。   “世界屋脊洁净的环境、独特的气候资源非常适合种植茶叶,我们不仅要让西藏人民喝上更高品质的茶叶,而且要让各族人民喝上雪域高原的优质茶叶。

”张延礼说。

  西藏茶叶的消费结构也在悄然变化。

西藏商务厅的数据显示,过去边销茶占西藏茶叶消费的98%以上;2000年以后,红茶、绿茶、花茶等逐渐流行,已占自治区茶叶销售的15%以上。

铁观音、大红袍、云南普洱等名茶也不断进入高原市场。   茶,是饮品,又不只是饮品。

它见证着千百年来西藏和其他地区的交流交融,也见证着中央对西藏人民的深切关怀和西藏人民生活的巨大变化。 (记者罗布次仁、曹健、张京品、格桑边觉)。